声声慢

本命:越前龙马,本命cp:不二越,欢迎喜欢他们的伙伴来骚扰,不定时上线

随意的叨叨

本命:越前龙马,本命CP:不二越(可逆不可拆,但还是不二越为主)

称呼随意,叫我声声就好,小透明一枚,在这里认识大家很高兴,一起喜欢他们、一起讨论更加高兴!

文渣+拖延症晚期患者,也有过一些脑洞,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只写了这么几篇短篇,凑合看一看把。

欢迎来玩儿,三次元比较忙,不定时上线,看到会回复。

喜欢网王好多年了,先看的漫画,然后是动画POT,然后全国大赛。(新网王只看了一部分,没有勇气看完)

CP入坑,是因为看完了POT漫画和动画,意犹未尽,然后去网页搜索图片之类看到的,当时完全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最初看到的其实是ly(不感兴趣),然后是其他一些CP,不过看来看去,还是喜欢上不二越不可自拔。

希望他们可以幸福,一直一直地...


————————————

喜欢的一些其他角色,日番谷冬狮郎、日向枣、我爱罗、奇犽、新一、乔巴等等。行吧,我知道这暴露了年龄,除了《东京喰种》好几年没看过新番了,年纪大了,三次元一忙,就没时间追番了。

另一对《镇魂》魏澜CP也吃的,更喜欢小说,电视剧主演不错,如果剧情不魔改的话,不改也过不了吧。

先这样,晚安

「不二越」从前慢

不二周助生日贺文

CP:不二周助X越前龙马

 

 

正文:

    

不二周助已经在高中部读了两年多,高中的课业比起初中时候自然繁重许多,不过他基础不错,学起来并不吃力。每天上课、打球、照顾仙人掌,周末偶尔会去采风摄影,生活过的规律而平淡。

不二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课时候偶尔也会开小差,嗯,美其名曰欣赏风景。

风起,看着樱花树下空空荡荡的位置,他才想起来,那个少年已经去追寻他的梦想,可那年夏天,却成了难以忘却的回忆。

是有过那样一个美好的夏天,才会觉得如今的日子过的竟然如此平凡吧。青学网球部历史上最为辉煌的一年,难得的集齐了如此多的高水准的球员,而他的到来更是将整个网球部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峰。这样的阵容,如今想想,已是难得。

尽管读了高中,他偶尔还是会回到青春学园初中部,躺在天台享受微风,靠在树下觅得片刻安宁。走过网球场,也会远远驻足停留,转身之后,也会有人惊奇的说到那个人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网球部的「天才」吧,不二也只是笑了笑并未回头。

 

偶尔,不二周助也会写信,比起电话、邮件和网络这些便捷的沟通方式,他更喜欢写信和明信片,尽管如今已经越来越少会使用这样慢吞吞的方式了。在无人的夜晚,铺开素色的信纸,钢笔书写下漂亮的字迹,将心情藏在文字里,将照片也藏在信封里面,盼它翻越山海,送到遥远的人手中。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①

 

他读过一首诗,也许这便是他喜爱这种古老而浪漫的表达方式的理由,在一笔一笔写下文字的同时,就已经开始想象对方收到信件阅读时候的表情,自己的心意是否能够准确的传达给对方呢,因此在等待回复的时候那种忐忑的、期盼的心情也是值得令人反复回味的。

 

异国他乡的人收到一封漂洋过海的信,信里写到一首诗: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乡远去不得,无日不瞻望

肠深解不得,无夕不思量

况此残灯夜,独宿在空堂

秋天殊未晓,风雨正苍苍

不学头陀法,前心安可忘」②

 

他说,我以为来日方长,你却已远走他乡。看到曾经的伙伴也会与你通电话,与你发邮件,在聊天工具里聊的热闹,我却有些不知所措。可能是这样的方式沟通虽然畅快,然而在信中却可以小心翼翼的斟酌再三,怕唐突了,又怕你不会懂。所以只能用这样笨拙的方式,慢吞吞的与你诉说着。

诉说着每一个雨天,都会想起那令人战栗的紧张刺激的练习赛,可忽然觉得没有打到结局也很好,似乎可以反复想象着、终不能忘。

 

 

美国机场,不二周助下了飞机,推着行李箱慢慢走出来,远远的看见了朝思暮想的那个身影,推着行李的手也抖了抖,当初那个小小的少年长高了不少,越发英俊挺拔了。

「好久不见,越前。」

「不二前辈,来美国都不说一声吗?」

「怕你训练太忙,想先安顿下来…」

「比起这些,」越前扬起下巴,「不二前辈,你又想逃么?」

「呵呵,我已经申请到了这边的大学。」

「所以?」越前楞了片刻,惊喜在眼中慢慢绽放开来。

「所以,不会再逃避了。」不二笑的温柔,蓝色的眼睛里坚定执着。

    

    在我做好准备之前,不会轻易承诺,在你长大之前,允许你反复思量。而如今,我已跨越山海,来到有你的远乡,站在你面前,我终于可以许你未来。

 

「越前,一直以来写信给你,是想告诉你,关于你,关于未来,我很认真。」

「不二前辈,我等你很久了。」越前笑容灿烂。

 

在远乡的蓝天之下,是一对长大的少年人,紧紧相拥。

 

——END——

声声慢

2020-2-29

 

①木心先生的诗歌《从前慢》,收录在《云雀叫了一整天》。

②唐.白居易《夜雨》。

 

谢谢能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

拖了好些天,头脑混沌,毫无思绪,终于赶在最后一刻写了这些,惭愧,大家将就看吧。

 

这两位美好的少年,陪伴了我走过青春,在遇到难熬的事情的时候,想想他们都没有放弃过,我也可以努力前行吧。他们是如此的干净、纯粹的、美好的,每一个笑容、每一个身影、每一次努力,都让我无比感动。尽管时间匆匆,他们此刻仍然在我心上最柔软的地方。能遇见他们,也因此遇见你们,真的太好了。

呐,不二前辈,生日快乐哦。


迟到的圣诞树手作


Happy birthday&Marry Christmas




不二:「越前,生日快乐!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越前:「谢谢,不二前辈,我…很喜欢」


————————————


占tag抱歉,圣诞树是我做的(有点丑),希望每年都能陪小王子过生日!


后面的4张图借用的(如有版权请找我删图),就是这视角!能说没故事?!谁信!不二越使我开心~

『不二越』恋人岬


20191224越前龙马生贺文 

越前本命,本命CP:不二周助×越前龙马。


正文


       越前回美国后,与青学的前辈仍有联系,偶尔回国也会有相聚。难得有假期,便飞回日本休假。

 依旧与青学在几位正选前辈们在河村家的寿司店聚会,除了还在德国的手冢,大家都到齐了,没有威严的部长在,几个人边吃边闹,折腾的很。

       越前下了飞机便直接过来了,行李箱还放在角落。桃城凑过来问他「晚上打算住哪里?」毕竟他的父母也已经回美国生活了,在日本也没有固定住所了。越前很自然的回答「唔,去不二前辈家」。

      菊丸抱怨小不点又去不二家,不二笑眯眯的给菊丸推荐芥末手卷,菊丸捂着嘴躲了很远。桃城暗自吞了口水,果然不二前辈得罪不起。而越前并未注意这两人的异样,还在享受不二帮他夹的寿司和适时送上的清茶。乾眼镜反光,十分兴奋的在笔记本上记录,刷刷的写下「越前与不二关系亲密,证据如下…」


       晚上,越前路上不二对越前提议「难得越前回来,我也放假,不如我们去短途旅行,如何?」

越前想都没想便答应下来。

       不二还笑他「你啊,都不问我准备去哪里吗?」

    「反正不二前辈会安排啊。」越前是这样回答的。

       不二前辈经常出门采风,而且这些事情的安排上,他一向是妥帖又细致的,越前乐得省事省心,反正跟着他走便是了。

       不二闻言便知他的意思,笑容更深,「你倒是惯会偷懒的,那便交给我吧。」


       待越前倒好时差,二人便踏上了旅程。本就是短途旅行,又怕越前太累,也并未走多远,只选了离东京不远的伊豆半岛。

       伊豆风景秀丽,不二的行程安排的又好,并不挑人多的地方去,二人一路走走停停,很是悠闲随意。或漫步在山林,或沿溪流而上,赏枫叶,看松林,一路上不二会讲一些风土人情、传说故事,越前感兴趣的也会回应几句,倒是并不寂寞。

       不二自然是带了相机的,一路上拍了许多照片,红似火的枫叶、路边的花朵、小动物,还有越前。不二常会为了拍照停下脚步,越前也不急,靠在附近的树下休息,看着他慢慢捣鼓,偶尔也被偷拍。


       住宿的地方是藏在山中的旧式旅店,十分古朴雅致,院外有蜿蜒的溪流流淌而过。二人住的房间有可以赏山景的露天汤泉,秋天再适合不过。

       山中到底有些凉意,傍晚泡过温泉后,二人穿着浴衣、披着外袍,也只在窗前小坐片刻,看山林景致,听虫鸣鸟叫,喝着店家自己酿的桂花酒,吃着点心,好不惬意。

       越前眯着眼睛,手掌撑着下巴,听不二讲『伊豆的舞女』,感叹作者笔下那纯净的世界与淡淡的伤怀。少年学生邂逅了美丽的舞女,故事中的舞女成熟懂事,尽管身份低微、生活艰辛却依然保留了那份难得的纯真质朴,少年人情感的朦胧而美好,以及最终依依别离,恬静美好又伤怀哀愁,让人久久难以忘怀。

     「真是浪漫美好的相遇呢,只是这一段追逐的路程终究会走到尽头啊,少年会回到原本的世界,从此各自天涯了。」不二说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连那天上的月光也似笼了层薄雾。

     「也可以再遇见的吧。」越前答到。

     「即使相隔千里,从此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么?」不二眸光微闪。

     「自然有办法。」

     「就算是身份悬殊,就算…旁人都不认同也没关系么?」不二回头看着他,袖中的手微微颤抖。

     「那有什么,自己想做的事情,尽管努力去做,想见的人便去见,与身份、与旁人又有什么相干。」越前说话的时候,琥珀色的眼睛闪闪发亮,人像骄阳一般闪耀。

     「很有道理呢,」不二深深的凝望他,慢慢伸出手想要触碰他的脸庞,「越前啊…」便是这样的你,才让人无法移开视线啊。

       越前抬头看向他,那双蓝眼睛静谧深邃,此刻盛满了温柔的笑意,像是微风吹散了迷雾后,月光映照下的湖水一般,泛起层层涟漪,清丽迷人、波光潋滟,越前一时竟看呆了。半响他反应过来,忙低头借口喝酒掩饰自己发热的脸颊,又安慰自己大概是今天泡多了温泉,又喝了酒,才如此...心慌的吧。

       不二并未拆穿他,只默默收回手去,起身在榻榻米上铺了被褥。二人各自睡下,谁都没再说话,月色下各怀心事。


       最后一天,二人到了山崖边看海,这地方叫做恋人岬,平日很受情侣们喜爱,今天恰好没什么游人,这一会儿只他二人来,倒清净的很。在这里遇见了一只叫做『店长』的胖胖的猫,正趴在草地上晒太阳,猫咪并不怕人,看见越前便黏上来。不二买了这里出名的布丁,细细洒了蜂蜜才递给他,越前边吃边逗猫玩儿了好一会儿,一脸满足。

       然后,二人告别了『店长』,沿着山边蜿蜒的慢慢走下去,拐了几道弯,便豁然开朗起来,到了山崖边的那处观景台,台上有只爱情钟,钟下摆着心形的铜钱,站在这里可以遥望大海那一端的富士山。

     「据说,恋人在这里许下誓言的话,是会被祝福的。」不二站在越前身旁,讲述着恋人岬的美丽传说。

     「哦。」

     「越前,你说过,自己想做的事情尽管努力去做,想见的人便去见。」

     「是。」

     「所以,我想要做的事是与你在一起,想见的人是你,也只有你。」

     「...」

     「从此不畏前路,惟愿此生与你共白首。」不二伸出手等他回答,眼神认真而坚定。

     「好。」越前笑起来,将手放在那温暖的掌心。

       不二亦笑的眉眼弯弯,握住越前的手腕,拉他入怀,低头轻轻的吻住他的额头,温柔虔诚。


       远处,隐隐传来悠扬的钟声。

『店长』回头看了看,趴下闭起眼睛,继续懒洋洋的晒太阳。

       一切都好。



       敲响恋人岬爱情之钟。


       第一敲是平静自己的心,


       第二敲是呼唤爱人的心,


       第三敲是向对方许下爱情誓言。




——END——

声声慢

2019-12-24


谢谢能过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在这里遇见了许多同样热爱他们的伙伴们,很开心,感恩。


本人文渣,时间又很仓促,下夜班脑袋也不太清楚,写的不好,勿怪。


①关于恋人岬这个脑洞,依然是去年10月底来过这个美丽又浪漫的地方。所以想,不二前辈会不会在这里告白,他们会留下怎样美好的回忆呢?

  距离去年的生贺「富士山的明信片」,已经过去了一年,也是很懒了(确实是忙碌的一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一直没再写点什么,也是很高兴庆祝越前的生日,希望能赶得上。

②我去的时候是秋天,当天人不多,很安静美好,可以让心沉静下来又很浪漫的地方,时隔一年多,想起这个地方依然怀念。这里有一家可爱的小店,这里的布丁很有名很美味,店门口有一只猫咪,脖子上挂着牌子『店长』,慵懒的享受这日光,也不怕人,如果是越前的话,肯定会高兴的撸猫吧?

③不二前辈其实并不是随口提议,这场浪漫的旅行,早已在心中计划多时了吧!(笑)

④越前龙马生日快乐!

我很喜欢不二和越前,他们是我心中最美好的少年。

不二前辈和越前,在我心里他们已经结婚,幸福美满。


【本宣】《心爱》- 不二周助X越前龙马

水水笔下的这对少年,如此温暖美好,是我最爱的他们。希望他们一直幸福下去!请大家多多关注哦

水韵天蓝:

将于CP25双日参展





这只是一张宣…字数约18w,全是清水。封面图by榣夏 @放飞自我夏鸽鸽 。还有两位插图画手和神秘Guest参与


本子正在努力制作中,感兴趣的CPP上可以收藏一下~


(链接发不上来orz,“无差别同人站”搜索本子名字应该会有)


CP25场贩+之后开通贩,还请帮我宣传扩散,非常感谢!!


更多信息会陆续公布哒!!!!





「不二前辈,新年快乐!」——越前龙马




注:今天在超市看到德芙的芥末黑巧,第一时间想到这太适合送给不二前辈了!很想尝试一下,又怕,纠结了半天还是先放弃了,如果不二前辈推荐的话,那我肯定不敢吃啦!


最后,大家新年快乐呀!

【越受30days/day 30】『不二越』富士山明信片

20181224越前龙马生贺文(短短篇)

越前本命,CP:不二周助×越前龙马。


富士山明信片


清晨,青年靠在窗边,窗外的阳光洒进来,映在他琥珀色的眸中,泛起淡淡的金色,清俊的侧脸也柔和了几分。

青年手中拿着刚刚收到的一张明信片,明信片来自日本,富士山上冬雪的景色极美,背面端端正正的盖着富士山模样的五合目邮局的邮戳,那是日本海拔最高的邮局,2305米。明信片带来了来自远方美好的祝福:「生日快乐,平安顺意」。

窗边书桌上,一些明信片散落在桌面上,是各式的日本风景。明信片上都是些简单的问候和祝福,并没有寄件人署名,但从雅致的字迹看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会用这样的方式做这样看似毫无意义的事,是那个人的风格呢。

 

青年慢慢将富士山的明信片一一挑出,他虽人远在美国,却已经轻松集齐了四季的富士山美景。

 

初春,一支樱花开的烂漫,透过花儿远眺富士山似乎也染上春日的勃勃生机,淡粉的颜色给那白色的雪也染上了几分温柔。

「以早春的第一支樱花为礼,可否与君共赏?」

——3月24日,1点12分

 

那一年,他从美国来到日本的家乡,与他初相识便是在樱花盛开的季节里,开始虽也好奇他是个怎样的人,整天笑眯眯的。然而年少时,网球占据着他的大部分心思,所以初时的好奇也好像慢慢淡忘在日复一日的学习和训练里。那份好奇也就这样埋藏心底,曾以为便这样慢慢忘了吧。

 

 

盛夏,一片郁郁葱葱,富士山上的雪好像也融化了,露出了黑色的火山岩,在那云海中若隐若现宛如仙境。

「著名的开山仪式有幸见之,愿这好运也带给你。」

——7月2日,11点31分

 

那个夏天,他永远不会忘记,他们在网球场上挥洒汗水、热血拼搏,一起训练、一起笑闹无忌,即使过了十年,回忆仍然鲜活如同昨日。说起来,那个人啊,还欠他一场未完成的比赛,真是个狡猾的前辈。

 

 

秋凉,红叶燃烧似火,那沉眠的火山也仿佛跳耀的火焰,这般凉凉秋日也热情起来。

「忽然想起,执着热爱网球的你眼中那团团燃烧的火焰」

——10月24日,5点8分

 

看到如火的红叶会想起自己吗?说起来,那个人才是如同秋风一般,温和淡然、从容洒脱。每次风起,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有那样一个人,在他身边即便什么都不说不做,也是如此舒适惬意。想起那时,明明认识了没多久,自己的眼神自己的心思他却都懂得,啊,果然是魔法师吧。

 

 

冬雪,湛蓝的天空,富士山顶皑皑白雪与湖中的倒影相映成趣,虽有几分清冷却格外静谧安然。

「生日快乐,平安顺意」

——12月24日,12点8分

 

记得球队正选聚会聊天时,那个人说过,最喜欢冬日,因为可以赏雪,还因为... 那时候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呢?那时看过来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呢?忽然有点想知道呢。

 

 

傍晚时分,越前磨磨蹭蹭的完成了圣诞树的最后一个装饰,虽然他对过节没那么热衷,但也要应应景。

门铃在这时候响起,越前拍拍手,起身去开门。

 

门外的青年,头发和大衣上有些雪花,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温和优雅,那个人带着盈盈笑意与他打招呼:「呐,越前,生日快乐」

「谢谢,」越前勾起嘴角。「不过... 前辈怎么会在这里?」

「越前是不欢迎前辈吗?」那一脸笑意的青年,闻言委屈的撇撇嘴,「难得我还特意请假飞过来给小学弟庆祝生日呢。」

「...」越前虽然知道这个人是装出来的委屈,却拿他没办法,「前辈进来吧。」

 

街上有许多人在庆祝节日,热闹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而房子里的两人享受过平安夜生日大餐之后,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青年接过越前递过热腾腾的咖啡,眯着眼睛喝了一口,觉得浑身都暖和起来。「越前煮咖啡的手艺真是很厉害呢。」

「妈妈喜欢喝,经常给她煮就会了。」越前无所谓的耸耸肩,抬头看了青年一眼,向对方伸了手,「前辈说给我过生日,礼物呢?」

「啊,抱歉,这是给王子殿下的礼物。」青年从背包里拿出包装精致的礼物递给越前。

「谢谢不二前辈」越前拆开礼物,是颗漂亮的水晶球,有美丽的富士山,山脚下雪地里,两个小人儿并肩赏雪,脚边是一只可爱的喜马拉雅猫。

 

越前漂亮的琥珀色眼睛盯着水晶球里的两个小人儿看了一会儿,抿了抿唇角,抬头看了身旁的不二一眼。「前辈特意飞来美国,就只是想送我礼物吗?」

 

「越前...」不二放下咖啡,笑意盈盈「我是来问越前要答复的。」

「...」

 

「不二前辈,」越前缓缓开了口,「是想要问什么?」

 

「越前...」不二的手指仿佛不经意拂过茶几上蓝色铁盒里整整齐齐堆放的那些明信片,「你那么聪明,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你... 可愿意?」

 

越前看着对方,那双美丽的蓝眼睛里仿佛有盈盈有暗流涌动,让他忽然心跳如鼓。越前偏过头撇了一眼明信片,没有说话,慢慢垂下眼,眼睫毛在白皙的脸上洒下暗影,慢慢红了耳尖。

 

来自富士山的明信片,那些简单的话语和祝福如同暗语:

 

早春的第一支樱花为礼,否与君共赏?」3月24日,112

 

「著的开山仪式有幸见这好运也带给。」7月2日,1131

 

「忽然想起,执着热网球的你眼中那团团燃烧的火焰」10月24日,5点8

 

「生日快乐,平安顺」12月24日,0点8

 

... ...

 

以爱之名,你可愿意

 


这一刻的客厅十分安静,钟表的声音滴滴答答响起。

不二依然微笑的默默等待,身侧的手却慢慢的收紧。他觉得时间从来没有这样漫长过,在这样沉默的气氛中,他连呼吸都小心翼翼起来,淡然从容如他,难得有如此急切和忐忑的时候。所以说天才遇见了小王子,也只是个普通的恋爱中的青年而已。

 

 

「如果...」越前抬起头,琥珀色的眼睛有鎏金划过,笑容灿烂,「不二前辈答应一直做日式料理给我并且不放芥末的话... 那么,我愿意。」

 

不二愣了一下,蓝眼睛里有着热烈的惊喜,随后笑意盈盈的答应,声音里有几分喑哑和颤抖,「我答应你,一辈子,我的小王子。」

 

不二慢慢伸出手与越前伸出的左手小拇指轻轻的勾住。

 

两人相视而笑,那双手转而自然的十指相扣。

 

... ...

 

 

「呐,越前,你怎么知道明信片是我寄来的?」有一天,不二笑眯眯的举着明信片问身旁的人。

「因为只有前辈会做这样无聊的事啊,而且邮戳上都那么明显的盖着呢...」越前翻翻白眼,点了点明信片背面上的邮戳:Mt Fuji 5th sta post office。

「...」

「所以说,前辈你还差的远呢!」

「...」

 

 

——END——

2018-12-24

 

谢谢能过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本人文渣,表达能力有限,希望没有把两位的性格写的偏差太多吧。(以后慢慢修改,有错处请告诉我,感谢)

希望在这里可以遇见同样热爱他们的朋友们,感恩。

 

①关于富士山明信片这个脑洞,是今年10月底去过一次日本,富士山上有这么一间可爱的邮局,可以寄回国内,收到自己寄回来的明信片的时候真的很高兴呀。所以想,不二前辈那么浪漫的人,会不会给越前少年寄明信片呢?

②关于明信片中的内容,是将不二前辈想要向越前表白的暗语写在里面,而日期时间就是线索,比如:

「著名的开山仪式有幸见之,愿这好运也带给你。」7月2日,11点31分。其中2日:代表第2个字「名」;11点:代表第11个字「之」,31分:代表第12个字和19个字「愿」和「你」。

代表四个季节的,来自富士山的明信片想要表达的意思就是:

以爱之名,你可愿意

就是这样比较简单的小把戏,不二前辈那么聪明,其实肯定是会想到更加严谨和有趣猜谜方式,原来我实在是跟天才差距过大,就这样吧。

③我很喜欢不二越两位少年在一起的温暖和有爱的互动,只要想到两人就会觉得很温暖、想要微笑,在我心里他们是最好的。

不二前辈和越前,在我心里他们已经结婚了。

 

 

给我亲爱的少年:

初相识到如今也有十几年了,你依然是我最爱的少年(我却老了T_T),尽管三次元各种忙忙碌碌、经历了太多坎坎坷坷,甚至曾经几年都没有时间看一眼漫画,但是你一直在我心里。艰难的日子里,想到你,便有了继续咬牙坚持下去的动力,你还那么努力,我又怎能认输?谢谢你,带给我的一切。

龙马,祝你生日快乐,平安顺意。愿你可以永远自由的、单纯的热爱着网球。我会默默的祝福你。

 

以上。



龙马小王子太帅了!❤

必须夸奖一下官方, @包包包子铺! 收到这份惊喜简直激动死了!打开T恤的时候太太太惊喜了!瞬间治愈了最近受伤的心啊!

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少年,愿你继续单纯的热爱网球、勇敢无畏,愿你一切安好,一切顺遂!

【all越】放开那个女仆,让我来!!!

帮忙❤和蓝手,含糖是个特别甜的写手,这么甜的网王和龙马,喜欢的盆友帮忙喽,谢谢

寒塘一荷:

  ◇女仆paro。


  ◇群里的段子手真的个个都是人才啊【。


  ◇作为越前龙马的支柱,产粮不能输!!


------------------------


01


  越前龙马,一个根正苗红的新新五好少年,于今天做出了一个十分艰难的决定,那就是——


  做女仆!


02


  事情的起因是他想给他的爱猫卡鲁宾买一套全新的生活用具,而又不太想麻烦家里人,于是想着自己可以利用暑假时间出来打工,不论收入,时间一长总能有些积蓄的。


  在一次放学后的社团活动中,他顺便就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前辈们,也想让他们帮忙想想有没有合适的地方。


  没想到的是前辈们彼此之间传递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纷纷说包在他们身上,到时工作找好了越前直接上岗工作就可以了。


  将信将疑的龙马点点头,答应了。


   ——于是出现了开头的尴尬一幕。


03


  即使早已明白“既来之,则安之”的道理,但当龙马真的拿到传说中飘飘忽忽的女仆装后,实在是羞耻得不愿穿上。


  “那个……部长……”龙马皱着眉头看向手冢,“我可不可以不穿这个啊……?”


  手冢眼镜折射出一道光线。


  “不行。”


  “可是这是裙子耶。”


  “是裙子又怎么样?既然答应了别人,就一定要做到。”


  “好吧。还有,那个乾前辈……”


  “怎么了吗?”


  “你能不能不要在我准备换衣服的时候举着相机对着我啊?”


  乾闻言相机镜头往旁边照去。


  咳咳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在拍风景。


04


  自从大家听说女仆咖啡厅来了一个非常可爱的男孩子,店主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店收入与日俱增。


  没想到这个叫越前的小男生意外地人气爆棚而且要求不多,还不是那种主动要求加薪的人,真是太划得来了。


  如是想着十分满足的店长只差哼歌哼出声来。


  突然他感到背后迎来一阵凉意,回过头去,是越前那几个时常照顾生意的前辈们。他们一致目光深沉,高深莫测的意念仿佛凝结成了一股意识传达到了店主脑海中——


  于是第二天龙马非常开心地得到了店主的赞赏有加与加薪奖励。


  店主:越前你的前辈们好可怕嘤嘤嘤。


  龙马:店主人真好,以后工作要更努力。


  众前辈看着接下来几天龙马穿着小裙子在店里开心地恨不得一蹦两蹦的模样:计划通√


05


  迹部向来是不屑于来女仆咖啡厅这种看起来就很不华丽的地方的。


  但是有一天他听说了青学那个小猫去了某个女仆咖啡厅做女仆,突然就想去这个不华丽的地方见识一下了。


  迹部:真香。


  这天他特意穿得非常休闲,想装作不经意间推错了门进错了店却碰上了对的人,结果当他一推开门,并没有发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呵,不华丽。


  迹部如是想着收起了脸上故作惊讶的表情,然后在店内人以为他会立马转身就走的情况下面不改色地进了店点了一杯咖啡。


  他修长的手指不断敲打着桌子,在发现给自己送咖啡的是一名真真正正的女仆后忍不住出声询问了:


  “那个,请问越前龙马在吗?”


  “不好意思啊,龙马今天休息呢。”


  呵,小猫。


  迹部景吾,卒。


06


  而我们的迹部少爷当然不会就此放弃。在某次“误入”后,他终于如愿以偿的与那一双漂亮澄澈的琥珀色眼睛对上了。


  “猴子山大王??!”只见龙马俊俏的小脸上满是惊讶,柔软的墨绿色头发上带着一个猫耳头箍,一双笔直修长的腿因为在裙下而不是运动裤下显得异常美好。


  “啊?嗯。”这样的龙马让迹部着实愣了一秒,这才反应过来的他自然无比地摸了摸头发,然后在一个空位上落了座。


  “小猫,点单。”


  说着迹部甚至还打了个响指,眼角的泪痣比平时都要更魅惑几分。


  而龙马只觉得这样的某人有点欠扁。他强忍着这种冲动走上前去,站定后将手上的点单板架在手臂之间问道:“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先要一个你的笑。”迹部看着少年平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不禁调侃了一句。


  龙马嘴角牵动了一下,有些无奈的表情明显不是在笑。


  “不好意思,本店不提供这项服务。”


  “这样啊。”迹部用远离龙马的那一边手撑住桌子托着下巴,将脸朝向后者,“那我可以自己出钱买一个吗?”


  “不可以。”


  龙马此时已经完全将迹部认定为故意来捣乱的人,他只好拿点单板悄悄遮住脸部,凑到了离迹部极近的位置似乎想说什么悄悄话。


  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迹部差点没忍住就亲了上去,幸好前者一句话把他打醒了:“猴子山大王,再捣乱就等会出去打一场。”


  网球约会吗??!!求之不得!!


  “咳咳,等会再说吧。”


  脑补内容十分足的迹部少爷假装咳嗽几声以掩饰发自内心的喜悦。


  “好的。请您先点单吧。”龙马拉开与迹部的距离,又恢复了一板一眼的状态。


  这回迹部怎么看这个姿态怎么顺眼,当即心情非常好地点起了单。


  店主在看到迹部点的单后:专挑贵的点,这个人家里有矿吗?点这么多吃得下?


  最后,吃了不少东西的迹部少爷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胀到不方便打球了。


07


  自从龙马来到咖啡店以来,虽然有了不少人觊觎,但鉴于有这么多前辈的保护与注视,龙马非常平安地度过了一个星期。


  然而在今天,意外发生了——


  一名长得与龙马十分相像的男人进了店,在看到少年后眼睛一亮:


  “小不点!”


  小不点?


  耳熟的称呼导致众人一致看向了某人。


  菊丸:喵喵喵?


  少年那时刚好在比较角落的位置靠墙等送餐,当下看着那人也是一脸懵,还没反应过来时就看见后者冲上前来蹲下非常迅速地轻轻掀起了自己的裙子。


  “你这是什么打扮啊.......”


  众人:!!!


  由于事发突然,众人只来得及受到惊吓发出无意义的感叹号。


  只见那人马上又放下了裙摆,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哪有穿裙子还在里面穿运动裤的啊?切,小不点果然什么都不懂。”


  “你给我走开!!!”反应过来的龙马抬手就要用点餐板砸某人,某人撅了噘嘴瞥了瞥周围目瞪口呆的几人,倒是转身真的走了。


  只是离去时一本满足的笑容实在是非常显眼。


  众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等等,哪里不太对?


  ——那人是谁??!


  “越前,那是谁啊?”


  原本微笑着的不二不知何时已经完全睁开了双眼,湛蓝的眸子里写满了冰冷。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哥?”


  原来是哥哥,怪不得长得那么像。


  众人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哥哥的话,没关系的吧?


  某龙雅:呵,年轻。


08


  迹部听说了这个消息,先是气得马上就要派车出去查人,之后听管家说是哥哥也便平静下来。


  可是......


  即使是运动裤他也想去掀裙子怎么办......?


  怀着如此美好心愿的迹部来到了咖啡厅。


  然后惊讶地发现某人的短裙变成了长裙。


  迹部气愤地看向坐在一角的手冢:“你的主意?”


  手冢气定神闲地放下手中的杯子。


  “嗯。”


  他这简短至极的回答反而让迹部无话可说,只好同样坐下来点单了。


  坐着坐着,迹部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心里暗暗想着:


  其实——


  长裙也挺好的。


09


  事实上店长一直挺好奇的,想知道越前天天来的时候背的一个大袋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


  这一天,他终于在后者要离开的时候忍不住问出了口:


  “越前啊......你这袋子里究竟装了些什么啊?”


  “啊?”龙马闻言放下刚背上的袋子,打开,网球拍和网球映入眼帘。


  店长:.......


  “你不是打工吗?带网球干嘛?”


  “不好意思啊,我习惯了。”龙马礼貌地笑笑,背起网球袋后顺手拉低了帽檐,“如果突然少了这份重量,我会感觉很奇怪的。”


  有时候,一个网球袋中承载的不仅仅是它里面原有的东西,还有一个少年最诚挚的梦。


10


  暑假结束了,打工结束了,卡鲁宾如愿得到了一套全新的用具。


  龙马脱下了女仆装,又穿上了青学正选的蓝白校服。


  果然,还是这样最适合他了。


【fin.】


  众人:我要吹爆这个女仆越!!!